英中文化 Anglo-China Culture

写出优美的字形Write beautiful words

作者:ACCS

书法是以汉字为载体的艺术创作,书法家利用汉字的书写把汉字构建出不同的美感。美,有很多种,优美、壮美、凄美,就好像人的外表种类一样多。有阳刚之美、阴柔之美。中性之美;有小家碧玉、有大家闺秀;有英俊少年、有风流才子。人们欣赏美也有不同,有的人喜欢小家碧玉,有的人喜欢风流才子,但不能说自己喜欢的就好,自己不喜欢的就不美,这样就不客观。具体到书法中,有的人喜欢秀气的,有的人喜欢狂放的;有的人喜欢小楷,有的人喜欢草书,都有不同的美感喜好。那么,美的风格这么多,我们如何把握字形“美”这一基本内涵呢?接下来,我们从字形这一个小侧面试着解说一下,期望对读者有所帮助。

一、   规矩匀称

汉字最基础的美感来自于规矩。日常生活中,我们对规矩有秩序的城市、环境、交通存在好感,到了小县城就感觉秩序混乱一些,这就是我们对规矩的基本审美。汉字的规矩主要来源于印刷字体,字字大小一样、排列整齐,很好地体现了规矩。这种规矩最常见,我们在生活中几乎无时不刻不受印刷体汉字的影响,久而久之,普通人只能欣赏规矩的汉字了。这种规矩也深刻地影响到书法家的养成,书法家也无时不刻地在与规矩作斗争,期望能挣脱束缚,把汉字写得灵动洒脱。规矩,是一个基础,它的本身没有好坏之分。古人就说,写字不能“字字如算子”,讲的是字形不能过于整齐规矩。古人还说,初学书法,“但求平正”,强调的是规矩。然而规矩之外,还有很多不规矩的东西,我们逐步上升,去看另一个更为广阔也更有意思的艺术天地。

接下来我们讲一下匀称。匀称带来规矩,规矩必然包含匀称。匀称就是笔画与笔画之间的空白面积或距离是相对相同的,我们称之为匀称。汉字以横画为最多,竖画其次,把横竖笔画的距离处理匀称,字就规矩好看了。笔画还有撇捺钩。这是倾斜角度的笔画,这类笔画要求是对称,也就是倾斜的角度要差不多。古人说,撇捺如人之手足,要舒展修长才好看。除了舒展修长,还要对称,比如写一个“大”字撇捺的角度不对称,那会很难看的。汉字总体上是从复杂不规矩演变到规矩,从甲骨文到唐楷,是一个逐渐规矩和简化的过程。到了唐楷,五体完备,书法再也没有出现新的书体了。我们从接触印刷体到接触楷书再到隶书篆书行草,是一个反向的过程,是从规矩到不规矩的过程。

以上所谈,皆是基础,接下来我们要谈一些复杂的问题,这就慢慢涉及到书法艺术的核心内涵了。

二、   轮廓多变

前面我们讲规矩匀称,这是字形的基本要求。而轮廓丰富,则是更高的要求。汉字并非全部都是方块字,在印刷术发明以前,汉字是没有方块字这一概念的。我们应该关注汉字的轮廓,并且轮廓越丰富越好。什么是轮廓?就是把一个字的外边画直线连接起来,我们就得到了字形的轮廓。(见图一)我们处理字形要灵活多变,字形应该有:方形、扁形、瘦长形、三角形、菱形、梯形、圆形、多边形、异形等。圆形又有椭圆、正圆、半圆等。三角形又有等腰三角形、直角三角形、倒三角形等。如果把不同的形融合在一起,形的变化就更多了。一个字可以是任何形,没有一定的标准,比如一个“国”字,楷书是方形,行书草书多写成圆形。一个“水”字,篆书是长条形,隶书是扁形,楷书是菱形,行草书则不定是什么形。一个字形就是一个造型,要美,要创造具有生命力的外形或过程,一个字像一朵花、一片叶、一座山、一池水;像雨滴、如像云彩、像风吹、像摆柳等等,每一个字都是一个造型,而建构这些造型的有效方法就是注意字形的轮廓变化。(见图二至图六)比如我们欣赏不同的树,几百年的老树轮廓变化是最丰富的,而道路两旁新植的小树是最单调的。我们会去有历史底蕴的古村欣赏几百年的老树,而不会对道路两旁的小树产生多少审美感觉。其实,在生活中我们一直在追求审美的丰富,只不过自己不察觉而已。由此可见,审美能力每个人都有,对于美的追求每个人都需要。

三、   搭配清晰

汉字中大部分字是复合结构,以左右结构最多,上下结构其次,独体字和半包围结构最少。如何巧妙清楚地处理这些字的结构,考验一个书法家的才能。左右结构的大小、高低对比要清晰;上下结构的宽窄、大小对比要清晰;独体字和半包围结构要内外大小对比清晰。这里面出现频率最多的是大小关系。我们把握好大小的结构搭配就成功了一半。除了大小、宽窄,还有很多相互搭配的关系,这些关系都要清楚。一个左右结构的字形搭配好比夫妻二人,两个都很瘦或很胖,或者两个人性格都很外向,感觉不够健康、和谐、完美。若是一人略胖一人略瘦;一人外向一人内向,我们会感觉能够调和、互补,审美感觉就好很多了。再比如花园里,一块大石头总要搭配几块小石头;饭店里,一块牛排,总要点缀几个西兰花端上来。这些都是美感的营造,而构成美感的关键要素就是大小搭配。因此,在处理符合结构的字形时,要着重注意大小的搭配。(见图七、图八)

四、   组合自然

汉字是由很多部件组合而成的,部件之间的组合关系很重要。组合自然包含两个方面。一是部件之间的连贯性;二是部件之间的对比关系。汉字造型不是一个个摆上去的,而是一笔一画一个部件写上去的,前后之间要顺畅连贯,一个形变化到另一个形要衔接自然。不要故作奇怪,不要违反自然规律,组合自然以顺手、简洁、方便为主。除此之外,还要搭配自然。也就是结构或部件之间的对比关系不要过度,大小悬殊不能太大,关系搭配清楚即可,不能夸张。只有组合自然才能保证书写演进的流畅感,减少人为做作的痕迹,造型才能更好。我们研究部件、研究结构,始终是单独研究,其实这些结构不能完全独立静态地看待,而是应放在书写时序上动态地去看待。比如我们看到某些作品结构和部件写得很好,但就是缺乏流畅自然的感觉,原因就是没能整体动态地区处理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。有些作品水平欠佳,但写得非常流畅,也是很吸引人的。从行书和草书的角度上说,流畅比结构更重要。(见图九)


clip_image002.jpg

图一智永  

红线框出来的就是字形轮廓

clip_image004.jpg

图二柳公权

楷书字形接近规矩的方形

clip_image006.jpg

图三颜真卿

行书的字形接近圆形

clip_image008.jpg

图四王羲之

字形像一个“中”字形

clip_image010.jpg

图五杜牧

同样是行书,字形像个“由”字形

clip_image012.jpg

图六怀素



草书的“水”字像个三角形

clip_image014.jpg

行书左右结构的大小搭配,左小右大,左短右长。

clip_image016.jpg图八苏轼

上下结构的大小宽窄对比非常清晰

clip_image018.jpg图九欧阳询

楷书每个笔画的角度暗示了笔笔衔接的流畅。


website qrcode
英文教学 English Learning

关于我们 About Us
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首页 Home

艺术交流 Art
Communication

海外游学 Study
Abroad


英中文化Anglo-China Culture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